想了解中日現代住宅50年發展史?來這里一探究竟!

設計周 家具展 2020年8月23日 22:53

作者:村松伸、林憲吾、趙齊

 提到中國建筑發展史,我們總是在書上下5000年;而對于當代住宅發展,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的產業研究,略顯乏善可陳。

一部住宅年表,不僅反映建筑本身的時代變遷,也折射經濟、民生與社會的發展進程,對于梳理我國城市發展與未來人居趨勢,有著重大的歷史與現實意義。

1978年中國經濟總量為3645億元,到2019GDP總量為99.1萬億元,增長約271倍。與此同時,1978年全國住宅竣工面積為3752萬平方米,到2019年三季度住宅房屋竣工面積共計為153825.33萬平方米,增長了40倍。

中國經濟與社會高度發展的這50年,我國建筑與社會居住狀態發生了怎樣的變化、呈現了何種面貌?

2020年深圳國際精裝住宅展,策展人土谷貞雄特邀東京大學名譽教授村松伸、東京大學生產技術研究所副教授林憲吾、助理教授趙齊,以及橫山由佳、田口未貴、田窪淑子、丁春雨、萬思晨、黃玉璇、陳非等學者,就中日住宅發展展開深入研究,并邀請深圳大學建筑與城市規劃學院教授饒小軍團隊擔任監修,制作成《現代住宅五十年發展史年表(1970-2020)》,在展會現場進行發布與展出。

年表收集了中國(大陸、香港、臺灣)及日本兩國、四地的住宅相關史料和文獻,橫跨半個世紀,從國際環境、國內政治、氣候變化、人口遷移、城鎮化等多個維度分析研判,是一份對于思考我國住宅領域研究歷史、探索建筑與人居發展趨勢有益的研究成果。

橫跨半個世紀

建筑形態變化背后,是中日四地社會經濟的軌跡

為什么說日本住宅工業化比中國大陸早了整整50年?為什么住房制度改革對中國大陸的住宅產業發展起到關鍵作用?為什么中國香港設計師熱衷于高密度小空間的更多居住可能?為什么社區營造早早在中國臺灣出現?中日學者以回顧時間線的方式,理出一條條住宅與城市建設和社會經濟相聯系的脈絡:

首先來看中國大陸。眾所周知,1976年文化大革命結束,中國社會經濟開始進入恢復期,1983年國內百萬人口以上城市已達二十,但此時全國城鎮住戶仍有四分之一住房困難,大量居民住在簡易樓里。因此,八、九十年代住宅產業的核心任務是提高住宅數量和質量,經過住房制度改革、住宅設計水平和建造技術的快速提升,我國城鎮住宅產業在建設量和品質上都有了極大發展。1991年,中國加入APEC2001年加入WTO,改革開放后的中國經濟實現多級跳,國內城鎮化率不斷提高。去年中國內地總人口超14億,面對日益提高的居住需求,住宅供應結構雖日趨完善,但仍存在城市住宅建筑密度過大、房價過高等問題,這些問題推動著住宅建設進一步聚焦(極)小戶型、共享公寓、保障性住房、鄉村建設、老年住宅、社區更新等主題。

中國香港因高密度的人口和狹窄的用地,在有限的土地上提供更多、更好的居住環境是住宅產業的主要課題。香港戰前已開始為低收入居民設置出租房屋,初期多由志愿團體提供,1971年,配合港英政府的《十年建屋計劃》,香港房委會成立,接手所有早期的遷置屋邨和公共房屋,通過統一的規劃和設計建成公共屋邨(公屋)。公屋既應對內地新移民的居住需求,同時也提供給本地居民。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香港經濟高速增長,成為亞洲四小龍之一,但大規模標準化的公屋建設和商品房的出現也讓城市用地日趨緊張。1997年香港回歸祖國懷抱,然而今天香港社會兩極化依然嚴重,林立的豪宅與極小公寓共存,形成獨特的城市現象。

中國臺灣在二戰后,國民黨為解決大量人口的居住問題,于1950年代開始建設帶有公房色彩的國民住宅(簡稱國宅),以代替平房與違建叢生的眷村。1974年十大建設開始,建筑領域結構技術取得突破,帶動大量國宅興建,早期的社區概念由此萌芽。1990年代,供過于求的國宅崩盤,市區房價高居不下引發無殼蝸牛社會運動,使得只租不賣的社會住宅接替國宅。2000以來,都市再生項目數量大幅增加,住宅的改造、新建、結合商業功能的開發都是都市再生項目的重點,青年住宅也日漸受到關注。

最后來看日本的住宅發展。日本有關住宅現代化的討論可上溯至自二戰前,那時已成立了研究、建設現代化住宅的專業組織同潤會,并提出了食寢分離等住宅設計理論。二戰后,“420萬戶住宅不足,日本面臨前所未有的住宅供給危機,政府成為當時住宅研究和建設的主要推動力,大量興建標準化住宅。與此同時,民間資本積極參與推動住宅工業化進程,到70年代,工業化住宅已超過住宅總建設量的10%1973年日本的住宅供給數量已超過總戶數,這是日本住宅建設的目標從量向質轉化的拐點,此后,日本的住宅設計更加細致地考慮住戶家庭的人口構成和生活方式,建造上則重視低能耗技術的研發。80年代后半日本進入泡沫經濟時期,隨著女性社會地位提升、家庭人口結構變化、新的城市生活方式的出現,住宅的外觀設計和空間功能都產生了很大變化。90年代初泡沫經濟破裂,經濟下滑,人口少子高齡化,以及阪神淡路大地震、奧姆真理教地鐵沙林毒氣等大事件極大地影響了日本的發展策略和社會氣氛,住宅向市中心回歸,各種形式的居住空間共享和社區營造成為主要趨勢。

聚焦五個視角

建筑住宅史背后,是社會環境不斷變化的進程

回到住宅建筑本身,它的外觀、空間、布局、建造技術,受到諸多因素的影響,如何去觀察、理解這之間復雜的關系?中日學者認為滿足基本住房需求提供多種居住方式應對災害促使環境及文化可持續聯結共同體是理解住宅變化的五個視角。

“滿足基本住房需求”以解決住房不足的策略為代表;“提供多種居住方式”體現住宅對經濟增長帶來的價值觀和家庭結構多元化的回應;“應對災害”展現了住宅應對自然災害所作出的改進;“促使環境及文化可持續”包括了尊重自然環境和歷史文脈、通過住宅設計將其延續下去的多種嘗試;“聯結共同體”詮釋住宅為促進住戶共同體的形成所做的探索和貢獻。從基本需求到更高需求,住宅建筑的成長與發展有跡可循。

首先,滿足基本住房需求件即使居者有其屋。中日兩國住宅產業采取了多方面策略:一是民營化,接納民間資本介入住宅產業,政府不再是建造住宅的唯一執行者;二是提高生產效率與標準化,將住宅生產流程付諸工業化,使得建造流程耗時大幅縮減,短時間內提供大量高質的居住環境;三是高密度及成片開發,增加住宅建筑密度,以在城市中心區有限的空間內提供更多住宅,或離開城市中心區向外找尋完整開發的土地,進行大批量建設;四是社會福祉,照顧社會弱勢族群,保障在基本居住需求上需要幫助的人群能夠有安心安全的住房;五是個別設計,建筑設計者接受住戶的個人委托,因地制宜設計住宅建筑單體。于是,在50年歷史長河中,中國大陸出現了小康住宅、中國香港有公共屋邨、中國臺灣有國民住宅,日本有公營住宅

然后,提供多種居住方式是住房不足問題解決后,居住者追求更好的居住品質的必然趨勢。這促使住宅的設計和建造方式日益豐富。舉例來說,功能復合意味著住宅兼具居住以外的功能——辦公或商業等復合型住宅;二是戶型平面演化,從原本滿足最基本居住需求的戶型延伸出應對更多生活娛樂所需的戶型,使得平面朝向多元化趨勢發展;三是高檔化,高端住宅在各方面追求極致舒適;四是住戶自主建造,住戶主導住宅的開發、規劃、設計和維修管理,通過自己的雙手將創造滿足自己居住需求的理想住宅。中國大陸的花園住宅、中國香港的立體復合開發住區、中國臺灣的透天社區,日本的后現代派住宅,以及兩國四地共有的SOHO戶型,都是非常經典的案例。

第三,應對災害強調的是災害來臨前、來臨時與來臨后住宅應對的措施:一是補救措施;二是預防措施。中國大陸1976年唐山大地震后開始了系統的住宅抗震研究,2008年汶川大地震后興起輕型抗震結構和鄉村震后重建,2003“SARS”及今年的“Covid-19”新冠疫情讓健康住宅議題被更廣泛地關注。香港則因為五十年以來未曾有過因嚴重災害影響居住政策的案例,此類別暫無相關討論。與內地相比,位于島嶼的中國臺灣,以及日本,都是災害高發之地,防災抗災在建設中一直處于核心位置。由近五十年內的動向來看,諸如韌性城市臨時避難屋等實驗成為中國臺灣歷經1999年九二一大地震、2008年八八水災后的災害應變對策;1968年十勝沖地震、1995年阪神淡路大地震、2011年東日本大地震,使得免震技術減震技術臨時住宅成為自然災害頻發下日本住宅應對災害的走向。

第四,促使環境及文化可持續一直以來都是建筑與周圍環境互動的重要課題:存量利用是對現存住宅或住區進行改造再利用;回應地域性則通過住宅研究和創作探索地域文化的延續方式;低技術生態主義源自70年代石油危機促使人們意識到節約能源的重要性,進一步發展出可持續性的概念;高科技環保則是在這日新月異的科技社會中,欲導入新技術使得建筑與環境能夠共榮的新興發展走向。在中國大陸,鄉土建筑歷史街區保護生態住宅、城市更新等興起;在中國香港,社區活化社區參與生態村莊環保設計等大勢所趨;在中國臺灣,宜蘭經驗老屋改造綠建筑與節能等有其獨特性;在日本,可持續住宅批判性地域主義數字化制造“HEMS”共生住宅等構成人居百態。

最后,聯結共同體是近年日益受到中日住宅建筑界關注的熱點,目前探索的方向有兩個:一是共同營造,結合社群營造活動使住戶參與社區公共事務;二是共同居住,為住戶提供更多公共交往空間和互助機會。在這方面,中日兩國都有諸多范例,中國大陸有老年公寓青年公社全齡化社區等;中國香港有長者住房單身人士住房社區公共空間營造等;中國臺灣有高齡住宅青銀共享住宅地方創生等;日本則有高齡者住宅多世代混居住宅共享住宅地域社會圈等。

五十年、五個視角梳理的住宅建筑的發展脈絡,中日學者選擇以五張圖文并茂的年表作為階段性研究成果將之展現。在上述描述中,不難發覺各地雖然因不同歷史背景和內外部因素等有了不同的住宅發展歷程,然而在其中仍有數個類似的住宅概念與住宅形式各地共通。這些交匯點顯示了各地住宅發展的共同趨勢,使我們有機會共同體會這份年表的用心之處,并且以新的視野一同展望未來的住宅發展。

鏈接過去未來

建筑與生活聯展背后,是建筑師對人居生活的創造

回顧歷史,是為了更好地展望未來。

一方面,在《現代住宅五十年發展史年表(1970-2020)》中,各個時代、特定歷史時期的代表性建筑都被中日學者篩選出來:中國大陸的上海漕溪北路九棟樓無錫支撐體住宅北京當代MOMA”深圳萬科城深業上城等;中國香港的黃埔花園天水圍新市鎮珀麗灣永利街元創方等;中國臺灣的臺北市北投區二十四戶合院公寓大安國宅淡海新市鎮碧波飛社區臺中天空樹雙連新莊社會福利中心等;日本的椎名町公寓蘆屋濱高層住宅中心公園塔樓“HAT.神戶小馬駒之屋公社之家·千歲烏山等,通過經典案例展示住宅建筑的設計、結構與施工技術的演進。

另一方面,更多關注未來建筑與住宅形態的成果也被搬上了年表,并且,其中35件作品將以模型+圖文視頻的方式進行呈現與展示,35組中日建筑師與適老、共享、極小、飲食、能源、鄉村、舊改、公共、觀光、工作、參數化等12大社會課題解決方案將悉數亮相見筑視界——全球建筑與生活聯展

Schemata Architects 建筑計劃在韓國濟州島改造的觀光生活體驗空間項目“D&DEPARTMENT JEJU by ARARIO”、RSAA德閣建筑 / 莊子玉工作室在北京為雀巢打造的“感咖啡”、URBANUS都市實踐對廣州歷史街區內一棟極小住宅的改造、META-工作室 | META-跨界研究院的“大塘廠改造更新”, .8 / TENHACHI打造的67㎡舊改公寓“TENHACHI HOUSE”、B.L.U.E.建筑設計事務所基于人與城市結合探索的“城市寄生家具計劃”、o+h為殘障人士打造的創新工作空間“Good Job!Center KASHIBA”、ondesign partners改造的“東京都調布市深大寺東町住宅”、建筑設計事務所waiwai打造的養老院重建計劃“櫻木園特別養護老人院”,YADOKARI打造的14㎡空間的“移動式小屋Tinys.mobi”、安部良工作室為偏遠山區孤寡老人設計的“House in Takamor”、Crossboundaries打造的“村莊里的村莊”項目“江蘇北沙幼兒園”、成瀨·豬熊建筑設計事務所設計的多功能旅店“9h nine hours 難波站”、MAT Office|超級建筑為未來青年設計的“空中花園”——“超級巴比倫”……26組日本建筑師及7組中國建筑師帶來具有創造性、實驗性的建筑與住宅項目,亮相住宅展。

這份住宅年表不是給歷史下結論,只是根據學者們的觀點對歷史的選取和解讀,通過橫向和縱向對比,使得我們在學習和借鑒中,得以重新認識自己腳下的位置,了解未來住宅、建筑與社會發展的軌跡,拓展我們對今后住宅發展的暢想,從而催生更多新的創意。這場全球建筑與生活聯展,也是通過過建筑師的視角去解讀,日本已經流行、中國正在發生或即將出現的社會新形態,探討趨勢背后建筑及其下游的產業未來。

我們相信,當建筑師們不再局限于建筑本身,而是放眼社群、人居、社會的大課題,從更高維度去研究、推動未來生活進步,中國、日本及全球的城市建設、人居狀況、幸福指數將得到更大的進步。

2020年820-23日,第5屆深圳國際精裝住宅展,將為全球各國建筑師展示成果、交流學習,以及學術界、企業界共同參與探討中國未來發展的一個大平臺。

首頁 久久这里只有精品免费9